熟‧不熟

  半年來,每天一早騎車上班時,都會遇到一個年約三十多歲的婦人擔任義交指揮交通。她每天對我做的事就是強迫我違反平時的交通規則紅燈右轉,我也很樂意這麼做。如今每次到達那個路口,眼睛便會習慣性地往那個轉角看去並等待她的指揮,真是個典型的麻木制式生活。我很清楚她每天都會強迫我做的事,她也很清楚被她指揮的司機騎士們都會乖乖聽話,大家都相當熟悉地碰面並互相配合著。這是個很熟的不熟。天天碰面的人,常常從未聊過一句話,相反地從未碰過面的人,則能因此毫無顧忌地抒發自己的心情。怎麼樣是熟?怎麼樣是不熟?已經難以界定。

  大家熟悉的事物大多是表象而非本質。其追根究底的原因就是大家都害怕自己脆弱的一面被發現,最後不知不覺地一個個將自己塞進蝸牛殼中隱居起來。為什麼人會害怕展露自己脆弱的一面?因為時常表現自己的脆弱是種公認可笑、愚蠢、不懂得往前看的消極行為。這很明顯是一種被先進現代化社會包裝過的制式價值觀,這種凡是可以被用「公認」字眼所形容的對象,都是人類被自己所禁錮的象徵。在這樣的體制下,大家害怕自己的脆弱,甚至不肯相信自己有所謂脆弱的一面。

  到最後,連自己都變成了熟‧不熟的傢伙。

2 Responses to “熟‧不熟”


  1. 1

    自己懂了
    別人也未必會懂

    熟。不熟

    對自己來說
    對其他人來說

  2. 2 Dawn

    這就是所謂的半生不熟… XD

    煎蛋時,蛋黃半生不熟最好!(超認真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