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學回憶錄(一)

  這是升大二暑假時的事情了,但一直沒有仔細地利用文字留下紀錄,徒然讓這段記憶逐漸流失,連自己都會感到惋惜…

  遠離了熟悉的台北到了陌生的高雄,大學一年即將過去了,所有的人事物都是這麼新鮮有趣。每天和同學們在校園裡穿梭,看著海風不斷地侵蝕著我的新機車,西子灣的夕陽依然日復一日地灑在我的身上。該回台北一趟了,搭著國內班機從小港機場出發,俯瞰著高雄港,熱情的太陽將海洋當成了一面鏡子,盡情地反射它的光芒。到達了松山機場,再和面無表情的上班族們在擁擠的車廂中共度一小時後,總算是到家了。

  「暑假要不要去美國遊學?」老媽見了我劈頭就是一句。

  「啊?喔…好啊。」

  就這樣,開始了我的遊學計劃。我對於暑期出國遊學一事還算興奮與期待,但對於「旅程規劃」這件事則沒有太大的興趣,因此沒仔細地收集各種遊學資訊,也沒報名現成的遊學團,連是不是該找個同學朋友一起去都忘記考慮,便直接向美國當地的一所學院報名了兩個月的暑期語言訓練課程。

  很快的暑假到了。出發當天,老爸和老姊載著我和一箱不大不小的行李到達中正機場。至於老媽不來送機的原因,據說是因為如果讓她看到我走出出境大廳的情景八成會哭出來,所以乾脆就不來了。至於為什麼這樣會想哭,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該問誰。將護照拿給海關人員亂蓋了一些我認為沒什麼意義的章後,我回頭向老爸和老姊揮了揮手,背著小背包便開始往登機門出發。中正機場雖然已經來過好幾次,但這次是第一次獨自出國,只有新鮮與興奮可以形容當時的心情。離登機還有一段時間,到處逛著免稅商店,但裡面的商品一點也不便宜,讓我對於免稅這兩字所代表的意義有了更深的領悟。

  坐在偌大的候機室裡,感覺異常的安靜,這時才想到是不是該找個朋友一起出發,但很快的我便將這已經無法達成的願望拋在腦後。往數十尺高的落地窗外望去,各家航空公司的飛機一直不斷的起降,我開始想著,到達洛杉磯 LAX Airport 後,雖然該所學院會派遣人員來接機,也會帶著寫著我的名字的牌子,但對我而言美國人總是長同一個樣子,我該怎麼從眾人之中找到他呢?但我很快的又忘記了這個問題,因為我總是很懶得思考這些尚未發生的事情。

  「請各位旅客開始登機。」氣質嚇人的空姐用極度標準的中文和英文廣播著。

  我提起背包,和大家一起靜靜地走進登機門,渦輪引擎的聲音逐漸靠近,大家也難掩興奮地交談起來。到了機艙內依照登機證上標記的座位坐了下來,是我最喜歡的靠窗位置。還記得在劃位時,由於飛行時程冗長,老姊建議我坐靠走道的位置比較方便上廁所,但我還是堅持坐在窗邊,我認為上廁所不是什麼新奇有趣的事情,實在不該為了方便上廁所的目的而浪費了欣賞風景的機會。四顆強大的渦輪將我們推上天空,此時天色已經有點昏暗,起飛不久便是一頓豐盛的晚餐,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對年約五十歲的夫婦,吃完飯後便和他們聊了起來。他們大約每年都會飛往美國兩趟探望留學已久的兒子,因此已經很熟悉這樣的行程,隨即話題便轉到了我身上…

  「你是自己一個人坐飛機?」那位叔叔問。

  「是啊…」我點頭說道。

  「哦?那去美國做什麼?」

  「準備去遊學兩個月。」

  「自己一個人啊?」

  「對啊。」

  「這樣不會害怕嗎?」

  「不會啊。」我需要害怕什麼嗎?我心裡納悶…

  那位叔叔隨即拿了一瓶紅酒出來,向空姐取了兩個杯子,倒了一杯給我。

  「現在像你這種青年不多了,不錯不錯,好好加油。」

  「嗯?喔…謝謝。」我不好意思地回答著,同時努力思考著無解的問題:我哪裡不錯??

  漫長的飛行旅途中,雖有隔壁的夫婦和多部的電影相伴,但仍難解無聊,幸好此時正值臺灣的夜晚,總算帶著期待的心情在溫暖的毛毯中睡著了。

  「噹…噹…」清脆的警示音硬是將大家吵醒,原來是早餐時間到了,天啊…明明是臺灣半夜一點吃什麼早餐…,但窗外已經逐漸浮起陽光,這個夜晚過得還真是快啊,胡亂吃了一通之後,便又胡亂睡了一陣。「噹…噹…」不會吧,吃午飯?這時的我已經完全喪失時間概念,不過精神還算不錯。就這樣望著窗外的雲不斷的往後飛去,接著出現的是一片黃土色的土地,看著螢幕上顯示的飛行高度持續減少,興奮期待的感覺又回來了。

  飛機落地的同時,我一點感覺也沒有,如此的平穩讓我感到驚訝,看著機翼上的擋風板紛紛立了起來,其背後正是美國西部最忙碌的洛杉磯機場。此時是美國時間的下午,下了飛機後依照著各國語文混雜的指示牌通過了海關、取了拖運的行李,走到入境接機的大廳,便開始睜大眼睛看著每個人手上的牌子,期待著我的英文名字出現在某個牌子上。還不到兩分鐘,便看到一個華人拿著一個牌子上面正寫著我的姓名。哇塞,又是華人,牌子上寫的又是中文。如果當時我已經看過某個廣告的話,我一定會豎起姆指對他說:「您真內行」。

  原來接機的對象不只有我,那位華人用生澀的中文和我對談著,大約等了半小時後,另一個陌生的面孔從入境處走了出來,是個比我大兩歲的日本大學生,但臉孔和身材看起來卻好像小了我幾歲。終於人都到齊了,那位接機的大哥幫我們安排了一輛計程車,先付了費並讓我們坐上車,原來那位接機的大哥還真的只負責接機,最後還是要我們自己坐車到學校。就這樣和他揮了揮手,結束了這段維持了半小時的友情。

  從學校到機場有一段不短的距離。司機小姐是個黑人,就好像電影「計程車女王」裡的那位司機一樣,唯一不同的是她從未講過一句話。而坐在我旁邊的日本人則是有點不知所措,三個不同國籍、不同語言且素未謀面的人坐在同一輛車中,總該有人說點什麼話吧,後來總算讓我擠出了幾句生澀的英文,簡單的和那位日本朋友互相自我介紹了一下,原來他叫作 Takeshi(北野),是個大四生,和我一樣趁著暑期空檔出國遊學,就這樣和他開啟了未來一個多月的緣份。

  和 Takeshi 不斷地張望著車外的情景,大約花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,到達了目的地,司機直接載我們到宿舍區,此時門口已經有一位看似工讀生的美國人等候著我們,他的名字叫 John,我和 Takeshi 一起進到宿舍辦理報到的手續。接著便帶領我們到各自的房間將行李卸下,這時已經是黃昏時分了,John 待我們放置好行李後便帶著我們到學校的餐廳用餐,此時終於見識到為什麼美國人都可以長這麼大一隻了,到處都是永遠拿不完的高熱量、高營養的食物和飲料,連平常對吃沒太大興趣的我都忍不住大快朵頤起來。邊吃晚餐邊聽著 John 對這所學校的簡介,到底說了些什麼我早已經忘記了(其實是根本就沒聽懂幾句)。用完了晚餐回到宿舍,John 幫我們介紹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,日本、韓國、俄羅斯、瑞士、越南、沙烏地阿拉伯…,儼然是個國際村,這當中自然也不乏一些臺灣人,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遇見同鄉,自然很快地便和這些臺灣人熟悉起來。

  首先認識的臺灣人是 Peter,他已經在這裡好幾個月了,大概再唸半年便可以正式申請進入美國當地的研究所,他的體型跟美國人一樣壯,一見到了我便跟我講解了一些在此生活的注意事項,同時又帶著我認識了另一位叫作 Norman 的臺灣人。Norman 已經三十幾歲了,但他對於學習的熱情絕對不少於年輕學子,同時也是個很熱情的人,聊了幾句話後就又帶著我去認識了一位叫作 Nobo 的日本人,Nobo 是個很風趣的人但又愛耍酷,平時面無表情,但說笑話時自己都會先偷笑。就這樣一口氣認識了一大堆的人,但記得住名字的還真是沒幾個啊…。到了夜晚,算算差不多是臺灣早晨九點左右,便撥了通電話回臺灣報平安,接著回到自己的房間中開始整理行李,將各式日常用品擺到定位,躺在床上想著接下來的兩個月我都將獨自在這陌生的國家裡度過,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,抬頭往窗外看去,皎潔的月亮散發著熟悉卻又陌生的感覺。望著隔壁的空床,或許過個幾天後我會有一個室友吧?到時候就可以多個伴了。雖然當時正是臺灣的白天,但想著想著也就很安穩地睡著了。

  隔日一早吃完早餐,便往新生報到處出發,花了好長一段時間總算找到了教室,一進教室盡是陌生的臉孔,大家不斷地東張西望,似乎都想要說些什麼。老師進來了,首先必須幫所有的新生分級,英語能力測驗的考卷發了下來,大家努力地作答著,果然在臺灣多年來的考試教育發揮了功效,讓我拿了個不錯的分數,也就被分配到了高級班。結果第一天的課程就這樣結束了,剩下的時間都是自由活動時間。回到宿舍,前一日認識的人都不在,便邀請 Takeshi 延著宿舍附近繞了一圈,這時也是美國學校的暑假,因此幾乎都看不到當地的學生,整個校園都空蕩蕩的。我們也不敢繞得太遠,如果迷路了可就糟了,便又回到了宿舍和 John 一起在大廳看電視,美國的電視是完全沒有字幕的,起初有如鴨子聽雷,後來才逐漸抓住了一些關鍵字。John 橫躺在沙發上,手拿著一包糖果,一幅標準美國人的姿態,偶爾和我們聊個幾句,便又專注在電視上。我起身到處亂晃,這棟宿舍很大,有很多的娛樂設施也有電腦室,當我看到電腦的時候簡直如獲至寶,雖然是第一次操作純英文介面的 Mac 電腦,但總還是摸出了簡單的 Telnet 程式,便開始連線到 RW 上用詭譎的英文和朋友們談話,雖然沒有中文輸入法,但果然網路無國界,頓時有種回到家的感覺。到達美國後的第二天就在這樣的冒險探索行動中結束…

  待續…

2 Responses to “遊學回憶錄(一)”


  1. 1 餅乾

    文筆真是比我好太多,可以考慮改行當作家,應該比寫程式賺一點。話說最好是五六年的事還能夠寫的像昨天發生的一樣,你會不會太強…。

  2. 2 clode

    其實很多細節和人名都忘記了 -.-
    邊寫才邊回想起來…
    也想起很多早已遺忘很久的事情
    打算這兩天把照片拿出來好好複習一下

    除了這個遊學回憶錄
    還有柬埔寨的內戰逃亡之旅要寫耶 -.-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