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學回憶錄(二)

  「Clode, wake up.」John 敲著門呼喊我起床。

  雖然此時也是美國的夏天,但清晨的天氣卻是十分的冰冷,時差還沒調好的我不情不願地爬起身開了門,一個和我年紀相仿的陌生人提著行李隨著 John 走了進來,John 簡單的介紹了一下,原來是我的新室友,是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的 XXX (我怎麼可能記得住怪異的阿拉伯姓名)。這位新室友皮膚相當的黑,但還不至於像黑人一樣,他提了三大箱的行李,好像準備在這裡住上個一兩年似的。John 離開了,看著室友整理著他的行李順便和他聊了幾句,喔買尬,他在說什麼啊?他的英文能力我想是很不錯的,但他的口音比日本人還要可怕,使我一度懷疑他是不是在用阿拉伯語在跟我講話。只見他一整理完行李後便往外跑,原來他是和另外三位阿拉伯朋友一起來美國的,這四個人總是一起行動,不太理會其他國家的學生,這樣我倒也樂得輕鬆,畢竟我真的無法理解他們在說什麼。

  今早第一堂正式的課程開始了,是個文法課,老師不斷的講課,偶而問問學生問題,就有如回到臺灣的學校似的。接著是會話課,進到教室,原來 Peter 和 Nobo 都在這個班上,此外還有一個未見過面的臺灣女生,Amy 是個已經進入社會的大姐,給我的感覺就跟 Norman 一模一樣,是一群在工作之餘喜歡追求不同生活的人。老師揪著金黃色的山羊鬍開始講課,同時安排了一些活動讓學生們互相練習會話,我被安排和 Nobo 與一位韓國女生一組,那位可愛的韓國女生叫作 Aimee,也是個大學生,是個很開朗的女生。大家一開始都還照著活動規則對話,但大家的英文都一樣糟,後來講著講著就都開始閒聊了…

  「Clode, how to speak 'Stupid' in Chinese?」Aimee 笑著問。

  「笨!」我用心地回答。

  「How to speak 'Fuck' in Chinese?」Nobo 瞇著眼接著問。

  「幹!」我繼續用心但小聲地回答。

  三個人就這樣亂七八糟上完了一堂課,吃完了超豐盛的午飯,又是自由活動的時間了,在這漫長的下午,大多的時間是和各國的人一起打打籃球、撞球或者是上健身房然後寫寫課後作業,晚上的話則是到學校附近的電影院看著沒有字幕的電影,一切都是這麼的新奇,認識的外國朋友也愈來愈多,聽著大家談著自己國家的生活,真是有趣極了。除此之外,也認識了 Mickey 與 Monica 兩位臺灣女生,這兩位也都是趁著暑假出國遊學。Mickey 是個很愛熱鬧也很愛纏人的女生,被她纏上後總是有講不完的話,而 Monica 則是有點大小姐的味道,只要有一絲的不悅都會毫無掩飾地表現在臉上,但由於大家下課後都汲汲於四處冒險但又怕沒有照應,因此這群異類也就很自然的群聚在一起四處行動。就這樣過了幾日,某日的下午又來了新的一批學生,其中有很多日本人與韓國人,也包括四位新來的臺灣學生,其中有一對很搞笑的姊弟 Jessica 和 Luis,以及兩位結伴而行的男同學 Kuro 與 Albert。Jessica 和 Luis 都是趁著暑假空檔出國遊學的大學生,而 Kuro 與 Robert 則是已經畢業,在等待兵單的同時趁著空閒一起出國,很快的我們這群臺灣人便混得很熟。

  週末到了,連續兩天的假期校方幫大家安排了一些活動讓學生們自行選擇,第一次我們便選擇了迪士尼樂園。這兩天就這樣玩得一踏糊塗,之後的數個週末我們也去了環球影城、魔術山、好萊塢等等…,總是有安排不完的行程與拍不完的照片,讓大家恨不得能多掙出一點時間。我們也時常搭著公車或租車四處探險,自行規劃路線,到洛杉磯的市區闖蕩一番、到華人街吃吃東方美食或是到各地的 Shopping Mall 逛逛街,甚至還在 China Town 找到了一家有中文歌曲可以唱的 KTV,幾乎每一日都有不一樣的行程。

  又是一個週末的來臨,這天 Amy 帶著大家到她的寄宿家庭吃飯,Amy 並不是住在學校的宿舍,而是住在附近的一戶寄宿家庭中,Amy 和她的房東很熱情的招待我們。房東是一對五十餘歲的美國夫婦,但他們的小孩都在遠地工作。第一次走進典型的美國式家庭,感覺非常的熟悉,因為就如電視上所見到的美國家庭一樣,木造的建築內擺設著許許多多的飾品與照片,牆壁上掛著的盡是家人與朋友們的回憶。嘴裡吃著可口的義大利麵,大家開心地聊天著,感覺十分的溫馨。

  匆匆一個月過去了,雖然英文沒什麼太大長進,但每天都過得很豐富愉快,我的撞球技術也在那時候突然抓到了竅門,在宿舍大廳撞球桌上的盡情地和朋友廝殺。

  「Let's have a competition! Bet a coke!」一個很帥氣的韓國朋友突然走近對我說。

  「Ah?Oh…Ok…」我愣了一下回答。

  就這樣開始打了一場 Fourteen One,原本和我一起玩撞球的 Jessica、Luis 和 Mickey 便退到一旁幫我加油。我必須承認那位韓國朋友的技術還不錯,但這樣直接的挑戰引發了我的奮鬥精神,這不僅是我和那位朋友的競爭,更是一場要盡全力捍衛國家尊嚴的比賽!(XD)。其實我並不懂得作球的要領,但仗著手感極佳,比賽幾乎是一面倒,連遠距離的跳球和各種 Kiss 進洞都被我完美地打了出來,連自己都不敢相信,韓國朋友更是目瞪口呆。比賽結束後,韓國朋友很有風度的豎起姆指,同時投了一瓶可樂給我,讓我不太好意思地直說:「Thanks, I'm really lucky…」。

  待續…

2 Responses to “遊學回憶錄(二)”


  1. 1 Dawn

    果然不管哪個國家都一樣,要先學外國語言,要先從罵人的話開始… XD
    因為最好用也最常用?

  2. 2 徐志膜

    是呀!~我也有同感!~呵呵

Leave a Reply